Category Archive for ‘个人记录’ at 麻茄 | MAQIE 草原的博客 -YuLiang'S blog

Archive for the ‘个人记录’ Category

更新下博客

很久没有更新了,突然来占个位,说明还是存在的。渐渐的,可能点点的会消逝,10年前的一起做互联网网站的的朋友,一个个都散了,很多好久没联系也都不记得了,当初都各怀着梦想,都没现实给打破了,技术的变化,时代的发展,互联网这个东西变化的实在太快太快,原来的PC网络的时代,现在已经被手机说取代,网站也渐渐被APP所取代,各项技术的更新,要是做技术的也确实累,需要无时不刻的,跟着技术语言的发展,不然就落后了。俺么这个已经脱离了,还停留在原来的 HTML的时代,感觉都落后了,哈哈。

一切重新开始

该去的,该走的,不该走的,不管是谁,都在别人或者自己中选择与被选择,什么都不想想了,这些年来经历了太多太多,突然觉得自己好累,想一个稳定的生活,找一个爱的人和爱我的人,可能简单,也难,但是一切都是那么世事难料,无论什么都在变化中,明年的今天或者很多年后的今天,一切都又改变了。好好珍惜眼前,放眼远观,爱好自己好的人,守好心中的情。

在很早很早之前收藏和喜欢的一段话

我想
有些事情
是可以遗忘的
有些事情
是可以纪念的
有些事情
能够心甘情愿
有些事情
一直无能为力
我爱你
是我的劫难

这个话出自 八月未央 好符合心里描述,当我在看到这部小说的时候,觉得这写的特经典,当初也没什么思想,也没什么实际体会,但现在反过来看,却这话要用到了自己的身上。世态无常,生生未息,人类的情感陪伴在人的一生当中。有时候是在经历,有时候是在感受,但是一切的一切总会过去,好好面对吧。想太多,无济于事。对待心中的爱,放在心中有数就行。有时候她的太好了,成就了一种放弃,但却之中,一个人已经在心里了,即便放弃,已经抹之不去,爱与不爱,只在一念之间!

密码保护:有些事情,只能放在了心里

这是一篇受密码保护的文章,您需要提供访问密码:

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!!

每当看到“浮生若梦,为欢几何” 这几个字,总觉得很有感触,不知道是不是体验到心里中去了,人生有时候真的只像一场梦,当凡是都走过之后,然后回头想想,那真的就像是梦中走过那样,也不知道快乐的日子又有多少。时间能改变好多,也会遇到很多不想遇到的,不想改变的,想改变的,想维持的,想结束的,想过去的等等,但是当走过之后总感觉那么短暂。有时候放在心里的,还是一直放在心里。当对一个人想了很多,或者对她说很多,但是等到了当面有什么话也没有了,可能什么都变成不敢说,不愿意说,不想说,有想压在心中。时常总是那么的矛盾。

每当走过的一天天,有时候其实,让自己过的充实些,尽量让自己从早至尾,只做一件事,那其他可以托却,可以不管,可能这是一种逃避,也可能只是一种自我安慰。

一年又要这么快过去了

时间过的真的好快,每天都有干不完的事情,感觉挺充实的,总觉得时间不够用。一年一年也太快了。。。。又到年底了。

时代的变迁,改变了很多很多。。。。。

80后的那一带,见证了互联网的兴起,互联网的改变,一群一群的更替,原来的那份对网络的期待,现在已经消逝,原来的那份简单,已经被替代。发现身边的一群群的互联网朋友,已经不在存在,坚持的没有那么几个了,可能我也算走的比较久的那位了,虽然没干网站这行,但是也是和网络相关那行,一直也没有放下,一直也未放的下,从读书开始一直到现在,渐渐的渐渐的,网络变化真的好多,滴小的时代慢慢的已经被互联网大佬替代,已经不在是原来那个几个人单纯的时代,各位兴趣爱好的朋友,也被时代所冲散,不复再来!

俞氏

俞氏世传出于黄帝之臣俞鲋,遐者难言之矣。以余考之,俞氏实为姬姓,出于郑穆公之子俞弥。俞弥之后为俞氏,其别为喻氏,俞喻一姓。《晋书·张重华传》之俞归,《隋书·经籍志》作喻归,是其证也。余作《俞楼杂纂》,有《说俞》一卷,详言之矣。魏、晋以前俞氏非无闻人,而世系莫考。天下之俞皆出于山东,所谓“江南无二俞”也。唐时有讳庄者,居山东之青州青社里,实为吾俞氏之鼻祖,传十八世而至吾德清之始迁祖希贤公,家世务农,既无宗祠,又无谱谍,希贤公以下莫得而详焉。去年有新昌俞氏以谱见示,希贤公以上乃祖可叙述。今年又有崧城俞氏以谱求序。余考其世系,自始祖讳庄者以下皆与新昌同,而谱所载至十三世讳俑者而止,其下以派别不复载。自俑以下至希贤公尚有五世不见于谱。然与吾德清俞氏同祖则固可信也。嗟乎,以一父母之子,而支分派别,遂至旷若途人。然则家可以无谱乎?谱可以不修乎?崧城者晋袁崧所筑垒也,今属绍兴上虞县,其有俞氏则自第十五世之讳夔字良甫者始,盖自第六世讳稠者,官睦州刺史,避黄巢乱居剡,是为吾俞氏南迁之始;第十三世讳仕者,始徙上虞之百官;至讳夔者又由百官而徙崧城,俞氏遂为望族。以世系准之,其讳仕者与吾派之讳俑者行辈相当,其讳夔者则尚长于吾希贤公二辈矣。当时支派未远,希贤公与其十八世之讳松年、椿年诸公犹兄弟行,安知不书问往来、冠娶相告乎?吾得以途人视之乎?崧城俞氏之谱创始于前明,至国朝顺治间续修于天赤嗣祺二公,又续于叔祥、友金二公。自道光二十年赤文公增修之后,六十年来莫之编辑,于是有东生、郁斋、谔廷诸君聚而谋曰是不可缓,遍告族人,设局采访,期以必成,而乞余一言为之先马。嗟乎,余方自愧家世寒微,谱谍缺如,有籍谈数典忘祖之惧,恶足序此谱哉。惟念吾高祖明远公有丈夫子六,其第六子吾曾祖也,明远公极爱之曰:“此儿之后必兴吾宗。”乃迟至二百年之后,始稍稍有闻于世。感祖德之深远,惜吾之德薄不足以承之。今崧城俞氏积厚流光,远出衰宗之上,此谱也成,人人缅怀遗泽,景仰先型,争自磨励,以自显荣,崧城俞氏之兴未有艾矣,吾以此谱卜之也。
光绪二十五年仲冬赐进士出身翰林院编修原任河南全省学政体 
第十三世木仲公后裔德清俞樾谨撰

俞姓

  俞姓得姓很早,可以远远地追溯到五千年以前的黄帝时代,后又有春秋时郑国、楚国公族加入俞姓。即便如此,隋唐以前见诸史册之俞姓人仍寥寥无几。仅有的几人是:春秋战国时期的楚人俞伯牙、东汉时期原为于阗(今属新疆自治区)王,后为骊归王的俞林、东晋成帝时宣城(今属安徽省)人俞纵以及南朝宋(建都今南京)人俞佥。虽无几人,却足以表明,隋唐以前,已有俞姓人在湖北繁衍,并有俞姓人越过长江,进入江东(至于俞林,可能其为古代少数民族人。今存,以备参考)。唐代武则天时,荆州江陵(今湖北省潜江县一带)人俞文俊斗胆进言,称新丰之地无端冒出一座山来,是因武则天“女主居阳位”之故。此言激怒了武则天,于是就把他流放到当时尚属荒僻之地的岭南。俞姓的后裔也就由此到达了我国南方的广东和广西一带。因此,我国南方的俞姓人氏,应该有很多都是这位俞文俊的后裔。根据《郡望百家姓》及《姓氏考略》等所载,俞姓地望分布有四,即河东郡、河内郡、河间郡、江陵郡,这些资料表明,在隋唐之际或隋唐以前,俞姓曾长期生活在今山西、河南、河北、湖北等省,并人丁兴旺,族大人众。进入宋代以后,俞姓突然光芒四射,入载《中国历代人名大辞典》者仅宋代就有四十四人,除三位查无籍贯外,其余均为今浙江、安徽、福建、江苏、江西人,其后之俞姓名人也以上述之地分布为众。明初,俞姓作为明朝洪洞大槐树迁民姓氏之一,被分迁于陕西、甘肃、河北、天津等地。明清之际,俞姓仍以华东之地为众,但散居之地渐多。如今,俞姓在全国分布甚广,尤以安徽、浙江、江苏等省多此姓,上述三省俞姓约占全国汉族俞姓人口的百分之七十。俞姓是当今中国姓氏排行第一百一十七位的姓氏,人口较多,约占全国汉族人口的百分之零点一二。

害死人,名字拼音进西联拒绝往来客户名单了

    今天上午赶着时间去取西联,开车过去好不容易,在银行门口抢到一个停车的地方,不然又要有可能被贴罚单了。结果去取西联,告诉我说 款项是被冻结了,这边农行取西联的服务还不错,直接她那边帮我电话联系了,说要等几个小时才能解冻,让我下午再去取,真郁闷啊。主要今天时间太紧了,晚上还要回家,而那边开车过去又经常没位置停,上次还被贴了个罚单。

但是没办法,刚好要取钱用,顺便这点西联的取了算了,本想开车去,就怕没车位,下午都打的过去的,来去花了20块钱路费,真冤。不知道西联搞什么麻烦,还弄这个东西,说可能是名字拼音 同名的在黑名单里面了,就害的我也取不了了,以后都需要提前解冻下才可以。真郁闷。